撒马尔罕峰会,将再次见证西方世界观的贫瘠

撒马尔罕峰会,将再次见证西方世界观的贫瘠



上合组织峰会于9月15日至16日在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举行,这次会议受到国际社会特别关注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、俄罗斯总统普京、印度总理莫迪等15个国家领导人将出席此次峰会。这是自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以来,上合组织成员国领导人第一次全体面对面地讨论。这次会议将吸纳伊朗为上合组织的第9个成员国,并将发表《撒马尔罕宣言》,阐述上合组织对一系列国际问题的立场。

作为全球幅员最广、人口最多的区域性国际组织,上合组织有一个突出特点,就是它的开放性和包容性。此次撒马尔罕峰会,上合组织第二轮扩员是核心议题之一。由于目前上合组织的成员、观察员及对话伙伴均为非西方国家,有的正在遭受美西方制裁,如俄罗斯、伊朗、白俄罗斯,上合组织因此招致美西方舆论不少异样的眼光,上合组织对多边合作机制的新探索,被他们描述成是想要与西方集团“分庭抗礼”,或者“对抗西方”。

在俄乌冲突背景下召开的这次上合组织峰会,更是被一些西方媒体说成是打造“反西方阵线”。对此如果用一句中国名言来评价,就是“燕雀安知鸿鹄之志”,它们只能以自己狭隘的认知去理解、揣度上合的理念。美西方精英的脑子里充斥着霸道、偏执的对抗思维,他们想要打压的对象最好在地球村“社死”,不能有自己的朋友圈。但美西方对这个世界的掌控力与他们的野心严重脱节,不符合他们意愿的事物不断地新生出来,就像上合组织。某种意义上讲,这是社会进化或者说时代进步的必然。

上合组织的核心理念是“上海精神”,它为冷战结束以后国与国如何平等相处、多边合作机制怎么搞、全球秩序怎么发展,提出了一套新理念、新模式、新准则。被美西方一路“唱衰”的上合组织成立21年来,不但没有散伙,反而焕发出蓬勃生命力和吸引力,包括沙特阿拉伯、阿联酋、卡塔尔在内的10个国家都希望加入上合组织。成员国在政治体制、历史文化上的差异,甚至领土争议和意识形态分歧都没有成为上合组织发展的障碍,这在多样性和差异性日益显著的今天,为世界探索了一条超越冷战思维的道路。

上合组织是为追求合作而来的,同时向世界发出代表地球陆地面积四分之一、全球GDP近四分之一、人口总数三分之一的声音和态度,在很长的时间里,它们都被西方遮蔽住了。但需要强调的是,不针对包括西方在内的第三方,是上合组织的内在基因,它任何时候都不可能成为反西方或者哪一方的组织,就像大树的种子绝不会成长为茅草。美西方一直有人想给上合组织贴上“东方北约”的标签,他们眼界的狭隘和想象力的贫瘠,同上合组织所展现的宽广与丰饶形成鲜明对比。

如果西方真的有危机感,它们真正要做的不是去诋毁上合组织,甚至挑拨离间、给想参与的国家泼冷水,而是应该认真反思一下,其看待世界的方式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?华盛顿常常威逼利诱、百般拉拢搞各种小圈子,但世界不少国家对其离心力越来越强,上合组织坚持主权平等、不排他的多边主义,朋友圈却越来越大。究其原因,就在于上合组织始终秉持的“不结盟、不对抗、不针对第三方”的“三不原则”深得人心,特别是美西方越是大搞“选边站”的胁迫外交,国际社会对真正的多边主义的诉求就愈加强烈。

上合组织从一个致力于打击“三股势力”的合作机制,发展到今天的“政治、安全、经济、人文”四轮驱动,绝非偶然。无论它从早在“9·11”之前就提出的打击恐怖主义,还是如今推动落实的全球发展倡议和全球安全倡议,它所呈现出的远见性、前瞻性、正确性,过去已经得到反复检验,并且在未来也将得到印证。上合组织给世界的想象空间是巨大的,撒马尔罕峰会将成为一个新的里程碑。

来源:环球时报社评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点赞177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暂无评论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