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磅!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名簿首次公布

今天是日本无条件投降的77周年,值此之际,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首次公开了《关东军化学部满洲第五一六部队留守名簿》,名簿以表格的形式记录了侵华日军五一六部队队员的详细信息。

图片[1]-重磅!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名簿首次公布-星空门户

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是日本化学战核心部队之一,职责是培养化学武器的高级官员以及化学武器的研制,主要任务是进行野外的实战实验以及人体活体实验。该《名簿》的发现,将会为日本开展化学战的历史研究提供坚实而有力的证据。

图片[2]-重磅!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名簿首次公布-星空门户
▲《关东军化学部满洲第五一六部队留守名簿》内页

据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馆长金成民介绍,这本名簿形成时间是1945年1月1日,战后藏于日本厚生劳动省,2017年转藏于日本国立公文书馆,研究人员在赴日进行跨国取证时发现,后经沟通交涉,于2021年4月21日被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收藏,在经过一年多的整理和研究后,于近日首次对外界公布。

图片[3]-重磅!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名簿首次公布-星空门户
▲《关东军化学部满洲第五一六部队留守名簿》内页

据金成民介绍,《名簿》中记载着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成员的姓名、出生日期、原籍、兵种、级别等信息。经过对《名簿》的整理后发现,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当时共有成员总计414人,其中将校级别军官13人,准下士官及士兵38人,还有各种技术人员包括技师、雇员、佣人合计363人,其部队长为少将军衔,人员构成级别相对较高,体现了日本对生物化学武器研制、生产和使用的重视。

【罪恶滔天】

关东军化学部1939年在齐齐哈尔市设立,又称为“满洲第五一六部队”,下设五个部门,分别负责毒气和毒剂的研究、实验与防护,以及气象变化研究等工作。

图片[4]-重磅!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名簿首次公布-星空门户
▲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遗址
图片[5]-重磅!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名簿首次公布-星空门户
▲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遗址全貌

据了解,在侵华战争期间,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曾公然违背国际公约,进行芥子气、路易氏气、氯酸瓦斯等杀伤性化学武器的研制,并且参加过南京、长沙、武汉历次的大的会战,使用了化学武器,造成了大量的中国军民的伤亡。

图片[6]-重磅!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名簿首次公布-星空门户
▲淞沪会战中穿戴防毒面具的日军(图片来源: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)

同时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还经常和另外一支臭名昭著的部队——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进行合作,进行人体活体实验。五一六部队把研制的毒气运抵至七三一部队驻地,将活人关进封闭毒气室后释放毒气,观察活人吸入毒气后的反应,并进行详细的记载。

图片[7]-重磅!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名簿首次公布-星空门户
▲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内的毒气实验室旧址

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,而在此之前,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就已经收到撤退命令,为了掩盖进行化学武器研发和实验的罪行,他们摧毁了部队内的主体建筑,带走相关资料,并将部分化学弹药就地掩埋或丢入附近的江河之中。

【贻害无穷】

2003年8月4日,在齐齐哈尔市某小区地下车库的施工工地,操作挖掘机的施工人员从地下挖出五个锈迹斑斑的金属桶,其中一个桶壁被挖破损坏,事后经中日双方专家鉴定,确定五个金属桶为侵华日军遗留下来的芥子气毒剂罐。

图片[8]-重磅!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名簿首次公布-星空门户

但当时这些铁桶被不明真相的现场民工当做废品转卖给一小贩,小贩将金属罐切割时,造成罐内毒剂外泄,这次事件最终导致44人受到毒气感染,其中一人死亡。

图片[9]-重磅!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名簿首次公布-星空门户

时任齐齐哈尔第一医院急诊内科主治医生靳洪杰当年曾参与了其中6名受害者的救治,据他回忆说,6名患者当时的眼睛都呈现血红色,并且伴有剧烈的神经症状,不断地在高声叫喊。由于芥子气属于糜烂性毒剂,至今没有针对性的特效抗毒药物,因此一旦被感染,无法治愈。

图片[10]-重磅!侵华日军第五一六部队名簿首次公布-星空门户

19年过去了,这次芥子气中毒事件给受害者们造成的伤害却一直持续到今天,据“8·4”芥子气中毒事件的受害者杨树茂说:“现在特别是阴天下雨这地方痒痛难受,心脏也不好,头痛,眼睛,没有好地方。难受的时候抓心似的,心烦意乱,现在就是睡不着觉。”

而齐齐哈尔“8·4”侵华日军遗弃化学毒剂泄漏事件的受害者们,到现在依然没等来日本政府的一句道歉。

来源:央视新闻

THE END
点赞43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